明天要开会,这就开始上班了呀

明天要开会,这就开始上班了呀!学生要25号开学,这是要安排工作或打扫卫生吧!

好久未更新,不过我倒是没闲着。这段时间主要干了两件事情:

一是认真读了读谭正璧先生的《国学概论讲话》,还没读完,不过每天都做了笔记——不但在书上写写画画,还在我的读书笔记里把主要内容重新整理了下,记录了下来,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我记录的《国学概论讲话》读书笔记。记笔记是需要大脑对所看的东西重新整理一下的,对于更好地理解、掌握知识很有帮助。

这次的笔记我是读一节写一节的,不过并不是当天发布,而是设置成在在中午13:30分定时自动发布,自2月18日开始,每天一篇。目前已经写的够发布到3月5日了。等这本书读完,我再读一本的时候,仍会选择一天发布一篇笔记的频率,不过到那个时候在网站上看到的应该是一天两篇了吧!

二是给网站加了SSL,这个网站没有,是我的读书笔记那个网站,看看地址栏那里,是不是多了个小绿锁?而且地址栏的http后面加了个s变成了https?哈哈,好有成就感!话说为了把这个折腾好,可真花了我不少时间!反复检测,试验,思考,搞了两三天才算弄明白一些!当然,我并不是土豪,所以也没有去买那个SSL证书,我用的是cloudflare免费提供的SSL,怎么样,你也试试?

今年的节气倒是挺有意思的,雨水那两天真的下雨了,貌似大雪那次也下雪了,哈哈,什么时候这个节气这么准了,连一点都不差了?

今天天气还不错,本想出去,不过为了写笔记,还是算了!本打算写完了再出去,没想到写着写着天就黑了,只好作罢!

搬家本来说好的车没了,看来得找搬家公司了!

老是黑教师,有意思吗?

当教师要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这当然没有错。其实不当教师也应如此吧! 难道不是教师就不应该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吗?

但是,难道因为是教师就要忍得下别人的侮辱吗?忍得下社会的歧视吗?

现在社会对教师那么多意见和不满,当然不排除媒体的推波助澜作用。但是你知道教师的形象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崩塌的吗?媒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教师进行口诛笔伐的吗?

我告诉你,是在00年前后。你知道那个时候的背景吗?国家把教师工资推给了乡镇,于是,各地都开始拖欠教师工资。

那段时间,你经常能够听到教师罢课去要工资的新闻。可是再后来,就只剩下各地媒体一窝蜂的炒作教师如何如何的不良了。要说媒体的背后没有什么人去刻意的引导,我是不相信的。

再来谈教师的待遇。教师从来都没有要求去大富大贵过。他们的要求只是政府能够按照法律的规定给予他们足额的工资。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当然,现在比以前要好多了,起码工资能够按月领到了。但是他们领到的工资达到法律规定的不低于公务员的平均工资了吗?

教师涨工资,从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说给你涨三百最后拿到手可能连100都没有。

公务员涨工资你什么时候听说过了?或者干脆换个名称发钱,我反正涨的不是工资,这下你老师没话说了吧?这种行为叫什么呢?你凭什么让老师没有意见呢?你真的没有歧视教师吗?

远的不说,就说年前这次一次性工作奖励吧,有的城市的老师发了,有的城市的老师可能没有发,但是所有的公务员都发了,所有的农村老师都没有发。甚至有些地方还出现了老师去要这笔钱时被关进派出所的事情。

所以说老师谈收入,并不是说老师想发财,而是老师想领到自己应得的工资都领不到。

动不动和老师说,你嫌工资低就别干。这种人还算是人吗?有一点点法治精神吗?

要相信党,相信政府,这当然没有错。但政府在制定政策时,还是要实际一些才好。做不到的就先不要说。只要你把教师工资不得低于甚至还要高于公务员的平均工资这一点删了,我想教师也就都不会再对工资这一块有什么要求了,他们在谈论工资的声音肯定就会少多了。

最后我想说,不要老是黑教师。想办法解决问题才是真的。既然有法律,一切都按法律的规定来不行吗?不要再老是玩“我跟你讲法律,你跟我讲道德”这种把戏了!

写字、看房、追剧

一直写不了小字,今天状态不错,倒是可以写得足够小了,不过,字体大小不一,章法大有问题。

下午老婆要去看看新房的装修情况,打的也跑了3个小时左右——路上车太多,根本开不快,而且因桥北堵车,车是从长淮卫大桥走的,先送别人去的高铁站。

晚上追剧看了《大将军司马懿之虎啸龙吟》后来看到剧情介绍中提到后期司马家族内部的斗争,突然不想看下去了!唉,做个普普通通的人,平平淡淡地生活,安安静静地死去,不泛起一丝涟漪,不引起半点波澜,也挺好!

提公积金,回家上坟,到校加班

上午到公积金管理中心把钱重新转了一下,看时间还早,天气也还不错,便和老弟一起回家上坟去了。路上车很多,从高速公路出口就开始堵车,过了头铺才好些。近12点时接到电话要下午到校加班。

回来后一起去吃了牛肉汤。店还是那个店,但似乎老板换人了,味道也大不如前。

坐车去学校,本以为人会很多,上车时发现人并不多,可能是因为是中午的缘故吧!不过回来时就不行了,站了好久才在最后找了个位子坐下。

回到家后看《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冲着吴秀波去看的,演了一个怕老婆的司马懿,挺有意思。

提住房公积金

上午打算去提住房公积金,没想到临出门时竟感觉流鼻血了!说起来上学那会儿和毕业后参加自考那几年流鼻血也算是常态了,不过后来就一直没怎么再流了,即使偶尔出血,也不多,一会儿也就好了!可今天这次不知怎么了,老是止不住!

拿皮筋扎了手指,过了一会儿感觉鼻血流的速度慢了些,便不再继续等,直接去银行打了还款记录。期间鼻血又流了出来,用手指用力按住,待稍止住些又赶紧到公积金管理中心去办理相关手续。

记得以前挺麻烦的,没想到现在这么简单,连表格都没要,只是看了看便还给我们,然后就把手续给办了!

不过中间还是出了点问题:因听工作人员说哪个银行的卡都可以,所以老婆竟然用了她的卡,待去查询时发现钱没有到账,再去问才知道必须是本人的卡才可以。因为账已转出,得等到周日才可去重新办理转账手续。

下午本来说是要到学校开会的,中午时来电话说取消了——正好,来来回回的太烦人,放假了,就想呆在家里,哪里也不想去,何况还是到学校那么远!

晚上出去转了一圈,有一新开发的小区把路边树上都缠上了灯,哈,倒是不嫌麻烦!不过,也挺好看!

 

立春了呀

竟然立春了!

立春

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检查一下阳台上有没有水!还好,没有!看了下,下水管道里也没有了!赶紧抓紧时间在木棍上裹上毛巾把它给塞住,为了更严实些,又向下压着用力转了两圈。想想,又找了点塑料袋塞里面,哈哈!

中午时还是开始往外渗水了!不过还好,一点点而已!

下午写字,时好时坏,手底下感觉不稳定!

真想把阳台上的地漏道堵了

中午阳台上又涌满了水,舀走六七桶!我们这楼上也没人再在阳台上洗衣服了呀,怎么还会有这么多水呢?观察之下发现,原来下水管道是和东单元的公用的!到前面楼上看了下,东单元家家都在阳台上放着洗衣机呢!

看到五楼和四楼在洗衣服,就跑上五楼,敲门却无人应答!越敲越气,敲门声也越来越大,最后还是没人开门,只好作罢!到四楼,让我找物业去!而物业竟然没人上班!

不伤害到自己的利益,都不自觉!和楼下两家谈到这个话题,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事不关己

找这个求那个的太烦,也太难。物业根本不管,说是普遍问题,他们无能为力!难怪每年收物业费那么难了,就冲这只知道收钱不愿意解决问题的态度,我都支持不交或缓交物业费了!找楼上,好的还理理你,不愿意理你你也没辄不是?求人不如求己,还是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终极解决方案,直接用水泥把阳台上的地漏堵死!临时解决方案,想办法把地漏堵严实一些!现在堵的方法可能不太对,堵后渗水还是很厉害的!话说我家还好点,毕竟水压要小些,一楼根本就堵不住,当楼上洗衣机放水时,水压太大了!

傍晚时看到渗出的水少了,以为水下去了,想把原先堵的毛巾拿出来重新再堵一下,没想到刚拽出来一点,乌黑的水就一下子涌了出来,吓得我赶紧再把它堵上了!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到涌出来的水会这么脏,以前渗出来的水都还是很清的——想想也是,有毛巾在上面,泥呀什么的当然出不来了!

我在想:如果我们都把阳台上的地漏给堵住了,那楼上再放水时,可能就会漫到自己家里了吧!或者,更高层洗衣服时呢?也许他家想不进水也难喽!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为什么不见东边的人说话呢?据我所知我家东边那家的阳台上肯定是也漏水了,只不过家里面整天没人,可能等晚上回来的时候阳台上的水就没了吧!那一楼二楼呢?难道也没人住?想想,还可能真是!一楼一直都是租给别人住的,今年还真不知道有没有租出去!二楼好像一直也没见有人住过!但愿水没漫他们家屋里去吧,要不,一屋子的家俱可就都毁了!

 

睡了一天

睡了一天,看了一天电视剧《我的体育老师》,步也没跑,字也没写。

唉,假期生活有点没意思呀!该找点什么事情做才是!

话说这部电视剧中张喜译演的也就那么回事吧,把个40多岁弄得跟60多岁似的,动动就受伤——话说现在的40多岁有那么差么?

整部剧最吸出彩的我倒是觉得是演他女儿的那个马丽,网上也是好评一片呀!感觉这个角色比那个《一仆二主》的那个女儿更懂事也更可爱!

 

出门转了一圈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的,就出去转了一圈。

冰还没有化,但已能感觉到一丝暖意了,与往日里冰冷冰冷的感觉毕竟不同。

梅花依旧还是老样子,也不见开,就打着个骨朵在那里站着,它们是在等着春天的到来吧!过几天就立春了,不知到时候他们会不会开放呢?

上午扫水,下午睡觉,晚上的月全食没看到

太阳出来,阳台上的地漏又缓缓地冒出水来。想了几天想出了个可能的答案,这水应该是楼顶上的水或者是管道中的冻化的水。昨天本来已经用毛巾把地漏堵住了,可惜还是没能把水堵住。想来应该是毛巾渗水的原因吧!于是我又把毛巾装到塑料袋里,继续堵住地漏下的管道,本以为这下可以堵住水不再往上渗了,可过了一会儿,现实无情击穿了我的预料,水,不但没堵住,反而冒出来的速度更快了——想来是随着温度的升高,管道中的水量增加了的缘故。没办法,只好继续一遍一遍地扫水,拖地!

吃完饭后,地漏中终于不再冒出水来——应该是水位降下去了吧!没一会儿,楼下的上来问我们有没有在阳台洗衣服了!哈哈,终于轮到别人家了么?

终于不用再到阳台去扫水,不禁心情大好。忙了半天,着实有点累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竟然睡着了!醒时已是傍晚。老婆孩子都去逛街去了,我起来看厨房有一红萝卜,便将其切成丝,又切了个土豆,再切点白菜帮子,找辣椒时看到菜篮里有些胡萝卜,便也切了一根。看到这么多颜色各异的“丝”,想着都美!一会儿他们到家,我便开始把这些五彩的“丝“放进热锅炒了起来!毫无意外,味道美极了,很快就吃了个底朝天!

看新闻到处都是关于月全食的消息,赶紧出门,月亮倒是挺亮,可一点食的影子也没有!难道我们这里看不到?随他去吧!跑了20分钟,回来时在彩虹桥上看有人拿着手机往天上拍,抬头看时发现月亮只剩了半个——哈哈,月食终于开始了吗?举起手机拍摄,却发现手机根本就拍不到月食,拍下来的依旧是圆圆的月亮,周围的光晕让人看不出月亮缺了个角!不禁觉得有些无趣,几番努力依然无果,索性不再看它,直接回家睡觉去了!至于后来是不是有月全食,有没有变成蓝色的红月亮,当然也就不得而知了!

月全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