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者辟世

子曰:“贤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

以是观之,夫子自身亦非贤者呀!

桀溺劝子路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岂若从辟世之士哉?”奈何其不从,最终因战乱而死,殊为可惜!

瞧瞧人家子夏,为他长脸的徒子徒孙可是不少呢!

20151204

wenjin

患得患失

鄙夫患得患失,那么大人呢?其实老爷子自己何尝不患得患失呢?

当然,其所患者非自身也,乃道也——那又如何呢?夫子之对“道”的患得患失,与鄙夫对名利的患得患失,虽有境界上的不同,但其理实一!

何不将那所谓的“道”放置一边,由它自来自去,落得个自身的轻松自在?

20151204

deshi

 

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常听人劝别人改变或者自己信誓旦旦地说要改变,心下颇不以为然:改变,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若非遇到家破人亡九死一生的事情,有几人能真正改变?

有人说,变好难,变坏易。

诚然,狗改不了吃屎。但变坏就真的容易吗?窃以为,未必然!若本是好人,纵学坏,内心能无愧乎?

jiangshan

2015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