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志辱身

子曰:“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齐与!”谓:柳下惠、少连“降志辱身矣,言中伦,行中虑,其斯而已矣。”谓虞仲、夷逸,“隐居放言,身中清,废中权。我则异于是,无可无不可。”

孔子之为人,有原则没?其实,在其看似毫无原则的言语中,自有其原则在!

窃以为,正因为孔子生不逢时,故成其为孔子!设若孔子生于它时,恐怕他想为子夏提鞋亦未必能能遂其愿了!

20150813

发布日期:
分类:随想

作者:胡德杰

愿生活简简单单,愿家人平平安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