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两天《毓老师讲易经 乾坤卦》

《庄子今注今译》的第一册内篇部分读完了,感觉好累呀,还是似懂非懂,尤其是《齐物论》,好不容易把每句话意思大致搞明白,可放在一起是什么意思还是云里雾里!昨天本想放松一下,可还是又来到了书店,结果看到了《毓老师讲易经》这本书,大白话,看着很轻松,于是用拿出来看了,不知不不觉看完了乾坤两卦,今天去书店迟了些,只看了系传上,记了些笔记:)大家也可以看一下!

毓老师讲易经乾坤卦

庸言之信,庸行之谨

“庸言之信,庸行之谨”,一个龙德而能正中的人,还不敢骄傲,还不敢马虎,怎么样?“庸言之信,庸行之谨。”

什么叫庸言?最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也得考虑考虑,我们说完以后能不能兑现。能兑现就是信,不能兑现就是不信,故曰“庸言之信”,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也得考虑我能不能够兑现,能不能完成这个信。

“庸行(读如性,xing)之谨”,随随便便、普普通通做一件事,也得谨谨慎慎啊!一个龙德能正中的人,还得这么样谨慎小心,看看多少人,没有这个境界,做事儿怎么做?何以我们不成功?就在这儿。

“为”和“行”的有区别

“将有为也”,“将有行也”,“为”和“行”,有区别的。

说人“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一般人哪,就是“有所行,有所不行”“有所做,有所不做”。那下边儿呢?又“将有行”也,他将有所行,“行”不是“实行”吗?这个“为”,我给你们一个提示,策划、计划、设计,这话懂没懂?因为什么这样呢?因为我们常说“有为有守”,“有为有守”, “守”么?“守”什么? 就“守”那个“为”。

那个“为”是设计、是计划、是策划,企划呀,方案呀,画什么图……,这些个事儿。因为有那个标准了,然后我们才有“守”哇!“守”那个标准。因为你“有为”才“有守”,守什么?要“守”那个“为”呀!那个礼,是按那个“有为”去做,就是“有守”。

“问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向”

为师之道,大则大鸣,小则小鸣”,“大易之道”,亦复如是,“问焉而以言”,你怎么问就怎么答,“其受命也如同”,它所“受命”反应啊,就像你敲这个东西,一敲,就有响,“其受命也如向”,懂没懂?我们敲一个东西,马上就有反应,那叫“受命如向”。

孔老夫子注解最好,“问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向”——“不卜而已矣,不恒其後,或承之羞”,不必卜卦啦!就够啦!因为什么不用卜卦?你不能“恒其德”,你自己德不能永恒那么善,你早晚有一天不善的时候,就得“承其羞”了。

因为什么?“受命也如向”!什么“受命如向”?你做了坏事就有“坏向”,做好事就有“好向”,那么它做什么呢?所以孔老夫子说“不卜而已矣”啊!你“不恒其德,或承其羞”啊!“问焉而以言”了,可是“受命如向”,你问的事儿说,“我刚刚偷完东西,会不会被警察抓到?”那你自己要知道啊!你还问卜做啥呀?不恒其德,就承其羞嘛!

“受命”两个字什么意思?我们先说“受命”,人家叫我们怎么做,我们怎么做,是不是被动的?“受命”嘛!“受命如向”,人家叫我怎么做,这是“受命”了,我马上就那么做了,就“向”了,是被动的。那卜筮也是被动的,你做的缺德事儿,这个一定凶;你做的善事,这个一定吉,因为什么?“受命如向”。这个卜筮的卦是受命的,那“受命”就看你做得如何,因为我个“向”的“吉凶”,“向”的大小,“向”的高低,“向”的好坏,“向”的清脆不清脆,就看你敲的!懂没懂?我是被动的。你要敲得漂亮,那个声音就漂亮;你敲得泼刺刺,我就泼刺刺。你敲,就是我“受命”了,我的反应就是“如向”。故孔老夫子说:“不卜而已矣”,你不要卜了,“不恒其德,或承其羞”,你做了坏事儿,那边“受命”,那好了,你就“承羞”了。

臧文仲之智

谁能比得上“臧文仲”之智呀?臧文仲能养“蔡”,他懂得山节藻棁,他多聪明呀!他懂得王八的心理。要不懂得王八心理,怎么山节藻稅–在节上画山,在棁上画草,你怎么会知道王八喜欢山和草?

六爻之义,易以贡

“六爻之义,易以贡”,每一个卦都有六爻,六爻就代表六个变,所以说“六爻之义,易以贡”。那么也就是说,六爻是来“贡”,来报告,告诉我们。六是告诉我们“每个爻的意义”。

一个爻一个位,一个爻代表一个时,六爻就是六个位。六个位就是六个时,六个位,我们给你们举个例子,乾卦是最重要的标准,无论在哪个卦上,是初爻都有“潜”之义。二爻,都有“现”之义。任何一卦的三爻都是“奋勇”之爻,都得“终日乾乾”,健而又健。第四爻,多半都是进退不知道如何的,故曰“跃”,文明一点的就是“自试”的位。五爻,当位就好了,不当位,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爻,懂吧?那么上爻告诉我们了,上爻多半好结果不多,因为在最高时候,人难免都有亢(读如刚)之情,人地位一高了,就不行了。六爻之义,易以贡。

发布者

胡德杰

愿生活简简单单,愿家人平平安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